日本 - 經濟追蹤

日本 - 經濟追蹤與GDP分析(消費、政府、投資、外貿)

日本 - 經濟概況

以先進製造為核心的日本經濟,如何持續支撐下一個十年?

戰後的經濟奇蹟使1980年代的日本經濟突飛猛進,差點繞過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然而隨著1980 年代形成的資產泡沫在 1990 年破裂,導致日本經濟步履蹣跚,這將日本經濟推入了長期停滯和通貨緊縮的時期,這一時期被稱為“失落的十年”,其影響一直持續到今天,日本依然面對著長期衰退與蕭條。

日本銀行(BOJ)和日本政府在過去幾年嘗試了一系列不同的措施來推動經濟發展,例如:日本央行是第一個實施量化寬鬆 (QE)的央行,這是一種資產購買貨幣政策,旨在將長期利率推至接近零的水平,但這些努力仍然不能使其擺脫停滯,甚至連負利率也沒有起到作用。日本的經濟不但沒有成長,還使得債券市場產生混亂,甚至連日本最大的私人銀行三菱東京日聯銀行也在 2016 年的 6 月時宣布,由於日本央行的干預使日本債券市場變得不穩定,它希望退出日本債券市場。

雖然日本的經濟現況並不樂觀,但該國依然是世界排名第三大GDP和第四大購買力平價(PPP)的國家,但由於戰後的經濟奇蹟與良好的基礎建設,以及高度發達的工業製造業,該國在現今也是世界第二大『發達經濟體』,僅次於美國,並且經常被列為世界上最具創新性的國家之一,在全球專利申請量中處於領先地位。

而良好的工業基礎使日本的製造業非常多元化,擁有各種高度成功的先進產業,該國在2019年的製造業產出位居世界第三,佔全球製造業產出的 7.5%。目前主要專注於高科技和精密產品,例如集成電路、混合動力汽車和機器人技術,,而豐田、本田、富士通、索尼、日立等等著名企業都來自日本。主要出口到中國、美國、韓國、台灣和香港。

然而面對來自中國和韓國的日益激烈的競爭,同時國內嚴重依賴進口原材料和燃料,這使日本通常每年都有貿易順差正在逐漸縮小。而隨著近期燃料進口成本的飆升,以及晶片稀缺導致汽車製造產能降低,使該國更是出現了一年半以來的首次逆差。這突顯了依賴出口的日本,在面臨商品和原材料成本飆升將遭受更大的打擊。

Table of Contents
日本經濟結構(GDP消費角度)

日本 - 經濟結構

日本經濟GDP結構與預測

GDP最新更新時間為2022年6月,更新資料為2020年之GDP產值,以Value Added計算。

私人支出
28.7%
政府支出
69.3%
淨投資
1%
淨出口
1%

日本私人消費

日本如何振興逐年降低的私人消費?

在過去的十幾年間,日本的私人消費表現一直不如預期,在OECD或是相近經濟體中,日本的私人消費佔比總GDP,在歷年都是尾段班。

在2013年的高點碰到了58.14%後,後續卻逐年降低,2020年僅有53.4%。然而這背後的最主要因素卻不是儲蓄率。根據日本內閣府近期所發佈之數據,除了疫情後之外,日本的儲蓄率都是非常低的比率,幾乎都低於3%。

雖然日本歷年的政策都嘗試著去解決這一問題,其中在過去最為指標性的大概是1980年間的前川報告:主要目的為通過刺激國內需求(減少所得稅以刺激可支出收入、減少公部門之工作時數以刺激國內零售消費、通過提供減稅動機以刺激國內不動產投資、提高公家機關的投資)、轉變產業結構(刺激國內服務業之發展、刺激國外投資(Inflow, FDI)、刺激農業出口)、更加開放市場(減少相關規範與限制)

而在2010年間最具代表性的則是安倍晉三所提出的三支箭:也就是通過實施量化寬鬆以降低消費者與企業借貸成本的貨幣政策、以及大幅提高基礎建設的政府投資,以及提供企業減稅/免稅優惠財等的財政政策、同時還有推動勞動力參與率增加以及生產力提升的結構改革政策等。

但不論是這兩項主要政策帶來的正面/負面影響有多少,針對私人消費領域來說,其影響可見程度並不明顯。

所以在儲蓄率極低,但是私人消費卻持續不增長的情況之下,真正的問題其實就是在日本國民整體的人均可支配所得成長遠不如預期,平均可支配所得(Net Adjusted Disposble Income Per Capita)僅28,872美金,低於OECD國家的平均:30,490。

而限制日本國民支配所得成長的兩大要素分別為薪資與資產的投資報酬率。根據OECD所提供之數據,薪資在過去的二十年間幾乎沒有增長,譬如1990年代為例,英國與日本的平均薪資是幾乎一樣的,都大約落在3萬5至3萬8的區間,然而英國在2020年卻成長至4萬7千多一年。同期,韓國更是從2萬1千多增長至4萬2千。

其中,絕大多數的分析師與研究員認為這一現象的主要核心原因,仍然是一個由通貨緊縮心態/預期所創造出來的惡性循環。也就是企業害怕價格的提高會嚇跑價格敏感的消費者,進而導致收益無法提高,也就代表著員工薪資無法提高。再者,由於日本政府法律對於全職員工的保護以及企業文化,也讓許多企業更傾向於聘用兼職人員以及約聘員工,在過去的二十年間,這一比例也從原本的不到20%,到現在多達36.7%,進而拉低了日本總體的平均薪資。

0 %
私人消費(Household Consumption)占比總GDP之比率

私人消費占比總GDP

歷年私人消費成長率

消費者信心指數

消費者物價指數

日本政府支出

逐年增高的債務比,日本政府運營運營的可續性

在疫情前,日本已然是全球債務最重的國家之一,在疫情後,日本的債務佔比GDP更是到達了260%,並且隨著日本四月開啟了新的一個財務年,其9361億美金的預算更是遠比以往都來得高。

雖然從日本的淨債務來看,佔比總GDP僅為160%(疫情前為140%),但是政府持續的赤字,使得其債務的可續性逐漸地受到質疑。

根據OECD所發佈之最近一期的數據(2019年),日本政府花費大約3.3%的GDP至教育、7.7%的GDP至健康、3.8%的GDP至公共服務、以及16.1%至社保,高出OECD平均的13.3%,雖然這一數值雖然不列入GDP在政府支出的預算。

有趣的是,雖然日本政府在教育與公共服務等領域之支出,遠低於OECD國家5.1%5.4%的平均,其品質卻普遍被認為是OECD的前段班,在幾乎每一個指標數據都領先各國。

0 %
政府支出(Government Expenditure)占比總GDP之比率

政府支出占比總GDP

歷年政府支出成長率

債務佔比總GDP

失業率

日本經濟投資

FDI雖然快速增長,但日本經濟仍然醞釀著隱患

0 %
淨投資(Net Investment)占比總GDP之比率

GDP佔比

淨出口年增

FDI流出與流入

企業信心指數

日本外貿市場

出口依然是GDP的主要支撐樑柱

0 %
淨出口(Net Export)占比總GDP之比率

GDP佔比

淨出口年增

匯率波動

通膨

日本產業結構(三級產業)

日本 - 經濟概況

日本產業結構與預測

GDP最新更新時間為2022年6月,更新資料為2020年之GDP產值,以Value Added計算。

工業
28.7%
服務
69.3%
農業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