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 政策概況

日本政策發展(經商、經貿、央行、以及勞工等面向)

日本 - 經商便利政策發展

重點落實政府數位化議題,提高在日本經商的容易度

在最近一期世界銀行所發佈的Doing Business報告中,日本僅取得了全球第29名的成績。雖然是過去五年間最好的成績,但相對於鄰近、且產業結構相近的經濟體、同時也是國際資本的競爭對手的南韓與台灣卻是低上了不少。

雖然在過去,日本龐大的消費市場,以及豐富的製造業生態與完整的產業鍊,也讓經商上的不易顯的不是那麼重要。但在2022的現在,也就是資本外流、人才外流、往製造業的FDI逐年降低、且東京作為一個國際金融城市的地位逐漸被其他亞洲城市所取代的現在,日本政府在過去的幾年間也開始積極的思考如何提升其經商的容易程度。

在世銀的經商報告中,日本於創業、取得信用、跨境貿易、少數投資人之保護、以及稅務,這五個層面中,都掉出了全球五十名。 然而這些維度上對於現在的許多創新發展來說至關重要。

以創業為例,在全球化的現在,只要有網路,創業家幾乎可以在許多國家通過更少的手續,更低的成本,完成公司的成立。以獲得信貸(Getting Credit)來說,貸方對用借方的評估是否能夠落實,權益是否可以被保護,對於資本取得的容易與否有直接的關係,而進一步的,也影響到總體市場的活躍性。

以跨境貿易為例,對比同樣是OECD高等收入之國家,日本幾乎在每一項都遠低於平均,然而日本製造卻是全球公認的高品質,故此嚴重的傷害了其經濟在外貿發展上的潛力。

以少數投資人之保護為例,從針對72個國家以及十幾年間的法院裁決資料的實徵證據就能觀察到,少數投資人的權益使否被保護,與企業健康增長、以及市場健康發展有直接的關係。而世銀在經商報告中,日本在投資人權益,以及其可控性的評比上,僅得到四分(六分滿分)與兩分(七分滿分)。

其中,在日本,經商的困難最大的限制要素就是官僚(Bureaucracy),日本被公認為全球最為嚴重的官僚國家之一,繁瑣的流程、傳統的機制、以及許多令甚至是日本國人也無法理解的手續。日本政府在面對這一問題所提出的解決方案最為顯著的,即是政府運營之數位化,盼能通過積極的導入AI、系統整合、以及更有效的數據運營機制,以落實運營的自動化,並大幅簡化當前官僚流程的繁瑣。

即便是全球數位技術最為領先的國家之一,日本中央與地方政府的制度傳統以及運營上不現代化,是讓許多人難以恭維的。以OECD在2020年所做的評估可以看到,日本在線上業務的排名為31個參與評比的國家中的最後一名。

相較於愛沙尼亞、冰島、以及丹麥等國家,70多%的用戶透過線上與政府互動(申請公司、填寫表單、報稅等),日本該筆數據僅為5.4%。這對於在2001年時,日本政府所推動的e-japan重点計画(e-Japan Priority Policy Program)其中的e-政府為一大失敗。

而在2022年,具延續性的政策為接任安倍晉三的菅義偉所提出之數位部門(デジタル庁),主要是受到疫情的刺激,該政策的推進以日本新政府成立以來,歷史前所未見的速度完成立案。

於2021年九月成立,組織了600多位成員,約為上一屆數位部門(IT Strategic Headhunter)的四倍之多,並且其中有高達三分之一的成員來自民營企業,雖然以規模來說,日本的數位部門僅有新加坡的四分之一,但當屆政府要推進數位化的決心是可見的。

隨著岸田文雄掌權,數位部門的未來尚未明確,但就絕大多數的觀察,目前該屆政府仍是延續上屆政府於數位領域上的政策,並持續推動改革。

而數位部門的改革其主要任務有二:

  1. 將過往1,700個地方政府個別開發的1700個系統,透過Zero-based 策略的方式做一個統合、與整合
  2. 將40,000個行政與法律流程,轉為線上運營,並且通過教育公民、提高使用者體驗、以及積極地了解各個流程痛點,以提高日本公民對於線上服務的踴躍。

而要落實以上的兩項核心任務,數位部門的改革,將會是以階段性的推動相關之發展:

第一步為將敏捷導入至日本政府之運營,明確一點說,就是通過數位化當前政府的內控流程,更有效的數據管理機制,更快速的策略之調整,以及日本長年金字塔狀的階級制度之轉變,讓運營更加能夠建立在科學,而不是習慣。

第二步為設立數位服務站,以取代強迫性的紙本與面對面的作業,讓公民逐漸的習慣並且仰賴透過線上完成既有的作業。數位部門估計這一業務的推進,能夠減少原本花在紙本作業上1.3兆日幣的開支。

第三步為建立公部門與私營部門之間在數位化上的合作,尤其是在中央與地方政府之間的數據管理、標準化的數位ID、刺激佔比10%GDP的IC產業之創新、各個公家機關業務之配合、以及在如疫情一般的突發狀況公部門與私營企業的協調與合作等。

Table of Contents

日本 - 貿易發展政策

日本 - 央行政策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