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 政策概況

台灣政策發展(經商、經貿、央行、以及勞工等面向)

台灣 - 經商便利政策發展

政府與規範之減少,以及業務之數位化持續的提高台灣經商環境之評比

台灣的Ease of Doing Business(經商環境/便利報告)之評估分數,從2009年全球190個國家中排第46名,到近五年(2015-2020),排名都能維持在10-15名的程度。其經商便利程度的大幅提高有目共睹,其中像是施工許可證的申請,以及電力的取得容易等,更是名列全球前十。然而其中像是獲得信貸(Getting Credit)領域卻僅被評比50分,是全球第104位,遠低於亞太地區的平均(58分)。 再者,跨境貿易這一領域中,受到營運繁瑣以及規範等因素,台灣的總體表現也不理想。

雖然台灣在2020年的評比當中,受到前面所提之兩項要素的衰退,而導致總體排名降低,然而其仍然是亞洲排名第十五之經濟體,在亞洲次於新加坡、香港、南韓、以及馬來西亞。而能夠連續數年的維持這一好成績的關鍵在與其中幾個主要推進之政策。

於2008年,台灣國際發展委員會,簡稱國發會,參照了世界經商環境報告之評比方式,結合經濟部、內政部、財政部、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等相關機關,共同推動多項法制面、制度面之改革措施。這也讓台灣經商容易度逐年提高,不僅刺激了新創發展,同時也提高了外資對於投資台灣市場之興趣。

在這一改革之發展中,台灣政府從2008年開始陸陸續續的推動了:簡化勞健保加保、修正公司法廢除公司設立最低資本要求、設立商業一站式線上作業網站、推動無紙化、簡化申請用電之流程、金管會修正發布動產擔保交易法施行細則、以及簡化總體與公家機關往來流程等。

對於未來之發展,我們認為仍然會主要有幾個,其中之一為推進一站式窗口業務辦理,通過數位化不同渠道之業務之流程以及自動化如合規檢查等重複性工作,來加速運作天數、減少成本、以及發生之錯誤等。

再者,由於獲得信貸之評比極低,其中在法定權利指數 (strength of legal right index)之評比極低,在12分的評比中僅得到2分,遠低於亞太地區平均的7.1分,金管會也陸續推進修正動產擔保交易法,推動動產擔保制度之改革。像是包括刪除動擔法第 4 條動產擔保交易標的物之範圍,以免外界誤解限制動產擔保交易標的物之範圍,並引進浮動擔保制度。金管會已於 2018 年、2019 年分別召開 2 次公聽會,刻正依相關意見調整文字。

而在進出口之跨境貿易上,相關單位也推出專案以推進數位化海關以及支付與進口貿易之整合。然而在出口上尚不見明確政策以支援跨境貿易這一趨勢之發展。再者,雖然經商報告中不見該評估,然而積極吸引外國投資的台灣政府,於外國人才上,卻仍然手續繁瑣,遠不如競爭經濟體如南韓、新加坡、以及日本等的完善。

 

Table of Contents

台灣 - 貿易發展政策

驅動貿易重心的轉移,也讓台灣在全球經濟市場上迎來新的挑戰

隨著過去的十幾年間,在中國逐漸成為世界工廠以及東亞供應鏈後,因如勞工充沛、供應鏈完善、以及文化相近且語文相通等因素,台灣外銷訂單之生產及商品一直非常集中於中國市場。出口自中國的產品與服務這兩類別皆佔比全球出口約40%左右。即便在蔡英文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積極發展美國貿易協定、以及吸引台商回流政策推進之下,出口自中國的比例卻不減反增。

再者,即便台灣積極與各國發展經貿關係,嘗試在歐美以及東南亞等地方之國家簽署FTA,但皆未有突破性發展,出口產品仍然集中於資訊科技協定(ITA)下的零關稅之電子資訊產品。雖然這一產業也是台灣經濟之主要發展項目,疫情之下的穩定、全球對於半導體的重視加劇、以及越來越多的國家為了分散供應鏈的風險而開始朝台灣採購,更是讓台灣在2022年創下了對外貿易總額高達8,279億1千萬美元的成績,較去年年增加31.1%,確立了台灣全球IT產業供應鏈的地位。

但就現在的出口結構來說,由於台灣非常容易受到中國市場的經貿環境及全球科技的景氣消長所影響,譬如隨著中國積極發展內需,鼓勵進口替代的現在,產品零組件與中間財(Intermediate Goods)在境內產出的比重也不斷升高,降低了進口需求。然而像是晶片、螢幕等中間財,卻是台灣出口的最大宗,佔比大約四分之三,其出口替代抑或是相對性的結構型轉換刻不容晚。

在未來,有幾大台灣經貿政策走向之要素需要追蹤,方能真正的瞭解台灣貿易的未來性,其中與美國可能簽署的FTA即是一個重點關注項目,倘若成功,這一發展將會提高台灣在許多與南韓重疊產業之競爭性,同樣的,更是能進一步的刺激台灣在品牌驅動的商品貿易之發展,隨著跨境電商的成熟推進全球最大終端市場。

再者,CPTPP的談判結果,也就是台灣能否成功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也將決定了台灣是否能夠穩定台灣在供應鏈上的地位,並且加深與日本、東南亞、以及澳洲的經貿往來。同樣的,由中國主導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也將進一步的影響台灣與區域夥伴之間的貿易往來,雖然許多成員國已然與台灣簽訂了貿易協定,然而台灣倘若無法找到方式持續加深與成員國的經貿往來,其來自中國的重疊產業將有機會推進這一發展。最後,拜登政府於2022年五月底所宣布的印度-太平洋經濟架構(IPEF),也是一個值得關注的指標,雖然這一經濟架構並沒有任何經貿協定與關稅等政策,但其方向的發展也將決定了台灣在供應鏈之地位。」

台灣 - 央行政策發展

極力求穩,台灣中央銀行在疫情、戰爭、供應鏈斷鏈的全球震盪的當下力求穩定

宏觀來看,中央銀行的核心貨幣政策就是通過利率及匯率等政策的運用,以達到金融穩定、健全銀行業務、以及維護對內及對外幣值之穩定。

在2022的現在,隨著變種病毒肆虐台灣,供應鏈狀況仍然不見好轉、俄烏戰爭引發的不確定性、以及中美之間的衝突等因素,大宗商品的供應鏈受阻而價格高漲,進一步的推升了全球通膨壓力。再者,美國等主要國家寬鬆貨幣政策的退場,並且伴隨著俄烏戰爭與相關制裁之影響,近期國際金融市場震盪加劇,國際機構下修了本年全球經濟成長之預測,並且上修了通膨之預期。

央行,在這一風暴當中擔任的角色越來越重要,在未來政治局勢緊張、國際原物料價格飆漲、肺炎病毒變種的常態化、以及極端氣候加劇等風險之下,均可能使得全球高通膨現象持久,衝擊幾靚活動與廣大金融市場波動,增添全球經濟下行風險。

台灣央行於 2022 年 3 月理事會宣布將跟進聯準會升息,將三大指標利率(重貼現率、擔保放款融通利率、短期融通利率)調高 1 碼。央行表示主因為了提早壓抑「通膨及通膨預期」,並適度地靠攏先進國家的緊縮進度,以穩定台幣匯率。自三月起,雖然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成長放緩,但仍然沒有達到壓制成長之效果,CPI3.39%的年增率仍是十幾年間的新高。當前預估,台灣央行會在2022年的六月以及九月逐次但緩步的調升利息。

同樣的,於匯率上,央行在今年的挑戰困難程度不亞於抵抗通膨發展的利率政策。自疫情以來,台幣匯率的波動幅度為近幾年來的最高,在2020年年初時,隨著外資一度因疫情而轉移,對美元匯差貶至30元以上,而後又因為疫情之穩定,以及推動台商回流政策之發酵,而導致越來越多資金往台灣走,導致台幣一度升值至27元初,為十幾年來的新高。台灣央行也在這一震盪中,基於維持匯率穩定的原則,一整年進場買匯金額高達391億美元,以控制升幅。而後在2021年至2022年的期間也陸續通過買賣外匯之手段,嘗試穩住匯率之波動。

總體台灣央行政策正如台灣央行行長楊金龍於2019年所做的主題「央行貨幣政策與台灣經濟發展」演講般,20分鐘內提了54次穩字,力求在這一波全球震盪中,台灣可以持續通過穩定的金融發展,以提高外資的信心,轉而刺激經濟發展。